云南第一石《孟孝琚碑》:汉代四川人的书法杰作

2020年01月02日 15:35:36 来源:四川新闻网综合
唐林 编辑:杜佳佳

  唐 林(四川省社会科学院)

  《孟孝琚碑》拓本(书法部分)

  《孟孝琚碑》,又称《孟孝踞残碑》《孟琁残碑》,全称《汉严道君曾孙孟广宗残碑》,清光绪二十七年(1901)在云南昭通城外白泥井出土,出土时是云南省唯一一块汉代碑刻,号为云南第一石。立石之年当以桓帝永寿三年(156 )为是。现存残碑(上端断残,下端完整)高133厘米,宽0.96米,共存260字。碑文记述汉代武阳令之子孟广宗(字孝琚)的生平事迹。今碑在昭通第三中学内并建有碑亭保护。

  《孟孝琚碑》出土,其书法即云南各方关注。昭通胡国祯评:“书法苍劲,文辞雅健,浑朴古茂”。剑川赵藩曰:“摩挲翠墨,疏古渊茂”。梁启超曰:“碑中字体,有绝类今楷者,可见书之变迁……见此碑可征汉隶、今隶递擅痕迹,皆与书学有关系”。今人唐靖则称其书法风格:“古拙奇崛的整体布局,朴茂雄放的结字特色”。张诚称:“就书法而言,能与《衡方碑》、《张迁碑》媲美”

  从书法上看,《孟孝琚碑》是文体圆笔,在肥瘦之间,实为汉碑中不可笔得的佳品。它的发现,不仅打破了“北方南圆”的陋说,而且可以探索“汉隶与今隶递嬗痕迹”。  

筱先生1926年写在《孟孝琚碑》拓本前的小序墨迹

  云南第一石《孟孝琚碑》是习惯性叫法。从刻石年代来讲,比它还早的有昭通、昆明发现的《建初九年刻石》(84年,出土于1934年)、《延光四年刻石》(125年,出土于1954年)等汉代碑刻,但它们出土的时间都晚于《孟孝琚碑》。在1901年之前,书法界历来认为云南碑刻属明清以后的为多,此前为少,汉碑绝无,清末人黄炳堃就说过“滇南无汉碑”,而《孟孝琚碑》的出土,成为一个有力的反驳。由云龙《定庵题跋》谓之“滇中石刻,两爨(《爨龙颜》碑、《爨宝子》碑)已为边方生色,更得此碑,距今殆千八百余年,又驾两爨而上之,足以征滇省文化输入之早”

    那么,云南昭通的《孟孝琚碑》又与四川或者巴蜀有什么关系哩?与《石门颂》一样,笔者认为有三种关系。 

《孟孝琚碑》(局部)

  一、汉代,云南昭通属于当时的益州部犍为郡管辖,是犍为郡属地。

  关于汉代益州部、犍为郡的关系和属地等,参见本章《石门颂》条有关介绍,此处不再叙述。

  昭通,古名朱提。西汉建元六年(前135年),设朱提县,治所在朱提(今昭通),辖境约当今昭通、鲁甸、永善及贵州威宁、水城一带。朱提县属益州犍为郡管辖。汉元封五年(公元前106年)汉武帝在全国设置刺史部,四川地区划为益州部,当时的益州以云南地区为主。东汉末蜀汉初年,升格为朱提郡郡治,为益州属地,后改为犍为属国。建安十九年(214)蜀汉刘备又改为朱提郡,郡所仍旧,辖境约在今云南会泽东北及贵州威宁,四川高县一带。朱提本犍为郡地,后置都尉,蜀汉设郡,东晋又分为朱提、南广二郡

  以今人范文钟的话来叙述:秦始皇二十六年(公元前221年)统一中国后,实行郡、县制时,其中在西南设置巴、蜀、汉中3郡,今昭通为蜀郡所统辖。史称“西南夷”。今昭通地区境域,两汉、三国蜀汉、两晋、南北朝时期,设置称谓称“朱提”,此称谓历经760多年,昭通地方史载“朱提时期”11。这一时期,朱提分归犍为郡、犍为属国、朱提郡等管辖,均为益州属地。

  其实,不只朱提(昭通),在天宝九年(750年)南诏占领云南全境之前,今云南靠近今四川的地区大多数时间(因内部少数民族战乱,有一部分时间实际上中央政府无法控制)都是益州部、益州都督府、戎州(今宜宾)都督府等的属地。

  今昭通以“朱提”冠名,自西汉建元六年至唐天宝年间,或为县治,或为郡治,或为犍为南部、犍为属国都尉治所,前后近800多年。

  基于以上所述,云南昭通刻于东汉桓帝永寿三年(156)《孟孝琚碑》,当时是在益州犍为郡的区域内,是东汉四川留下的的文化遗产。

 [1]  [2下一页 尾页
特色栏目
百家乐送彩金最新资讯 首存送彩金低打码 最新注册送彩金棋牌 博彩送彩金18元 送彩金的网址怎么找 太阳城送彩金 澳客彩票app官网下载 hg平台送彩金 专属链接送彩金 绑定手机送彩金的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