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川方言中的味道

2019年12月18日 15:16:02 来源:
彭应钦 编辑:周濛

  □彭应钦

  俗话说,“开门七件事,柴米油盐酱醋茶”,其中四件直接是调味品,其余也紧扣饮食,关联味觉。酸、甜、苦、辣、麻、咸、淡、香、臭、油这些表示味道的词汇,在日常生活中,随时都要接触到。为了加重这种些味道的程度,人们往往在这些词前面加上一个方言字,或后缀 一个叠词。有些字在字典中查不到,只能用贴近的同音字来替代。

  纠酸[jiu suan]:很酸,非常酸。“那个杏子纠酸的,他也吃得下去。”早晨,奶奶给孙子下面条,错把醋当成酱油,酸得孙子直呼:“奶奶,纠酸!纠酸!”

  蜜甜[min tian]:很甜。这里的“蜜”读[min],平声,而不读[mi]。“今天买的广柑蜜甜。”小时候,盼望过年的童谣“红萝卜,蜜蜜甜,看到看到就过年”让人记忆犹新。还有谚语“嘴巴说得蜜蜜甜,心头藏把锯锯镰。”“甜”前面加一“蜜”,加深了甜的程度,更好地传达了甜的味觉感受。

  刮苦[gua ku]:特别苦。“这碗中药刮苦,实在喝不下。”吃饭时,妈妈叫女儿吃点苦瓜,清热的。女儿却说:“刮苦的,我不吃。”

  飞辣[fei la]:很辣,非常辣。“四川人吃得飞辣,炒什么菜都要放辣椒或辣酱。”“火锅飞辣,但很好吃。”即使在炎热的夏天,那热气腾腾飞辣飞辣的火锅,仍然刺激着人们的味蕾,尽管满头大汗,却吃得津津有味。

  瘪淡[bia dan]:味道极淡,淡而无味。妻子抱怨老公炒的菜莫盐莫味,瘪淡。

  寡咸[gua xian]:只有咸味,很咸。“你炒的菜寡咸,怪难吃。”妻子不停地唠叨:“盐巴不要钱买吗?盐罐罐打翻了吗?”

  蓬香[peng xiang]:很香,香气浓郁。小区的桂花开了,推开窗户,蓬香扑鼻。小军放学回家,一进屋,满屋蓬香,原来妈妈正在炒他喜欢吃的回锅肉。

  其他如:滂臭、瓮臭、喷香、寡淡、飞咸、溜酸等都是表示气味或味道的四川方言词。“寡”“飞”“溜”等在四川方言中都是表示程度加深的前缀,有鲜明的方言特色。另外,在表味道的词后面加一叠词后缀,也强化了味道的程度。如:酸纠纠、酸咪咪、甜咪咪、甜哇哇、苦茵茵、辣乎乎、麻乎乎、香蓬蓬、臭烘烘、油浸浸等等。

  味觉是人体的重要感观,四川方言中表味道的词汇同普通话比较,它们在构词方式、语法功能、语义特征分布上有自身的特点,为强化味道的程度起到了独特的效果。

特色栏目
在线送彩金真钱赌博 澳门真人网上娱乐送彩金 首存送彩金最多的网站 送彩金的棋牌app糖果派对 滚球网站送彩金 澳客彩票 永利高网上注册送彩金 有什么下载送彩金的网站啊 绑定手机送彩金的网站 那个棋牌平台送彩金最多